believe

believe 每一个作品都是从心出发的。。真好

赛德克·巴莱

任天翔:

迟迟到来的兴奋与震撼,还是如此淋漓酣畅。

忘记了多久之前韩寒的推荐,藏于心中默默不忘,四个小时在平常来说是奢侈的,放在假期尤其是无心做事之时细细品味和观赏最为恰当。

剧初,我心一惊,“原始社会有什么好看的?太过久远,难有认同之感。”慢慢地,我后知后觉融入剧中,台湾,这个值得心系的枢纽,日本的出现更让我走进了历史的沙河,一睹曾经。自从学习了历史,被强化教育之后,大一统的担忧,从未停歇片刻,也许源自无知,也许源自本真。

当莫那鲁道的弯刀一次次砍下对手的头颅,男人心中的血性渐渐被燃烧。英雄,自古以来都值得人们为他举杯狂欢,庆祝凯旋,然而英雄不好当,尤其当他需要放下那份骄傲与尊严之时。

一个民族失去家园的时刻,就是选择生与死的瞬间。忍气吞声,忍辱负重,苟且地活着,比死去更加艰难。尤其对一个曾经的骄傲,过去的自豪来说。20年的沉默,绝对不是软弱。一旦选择反抗,就意味着选择了死亡,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死亡,而是一个民族的存亡。这对于莫那来说,是否足够沉重呢?“我是莫那鲁道!”相信,他从未放弃他的骄傲。

 

“赛德克巴莱可以输去身体,但一定要赢得灵魂。”

“如果你的文明是叫我们卑躬屈膝,那么我让你看看野蛮的骄傲。”

 

莫那鲁道决定了,赛德克马莱反抗了。他们挥舞着刀,砍下敌人的头脑。

 

文明的日本人,你们凭什么看不起番人!你们所谓的文明和人道,除了奴役和压迫,究竟有什么值得赞耀?生番,没有学校,没有邮局,没有医院,那又怎样!至少他们有真实,有勇敢,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信仰有灵魂,没有虚伪,没有面具。物质的繁荣,不过是添加了灵魂的外套,给你们的灵魂加上了锁铐。总是穿着外套洗澡的人,是不会体会纯粹的绝妙。

 

那两个身为番人的日本警察,“你是选择日本人的神社还是祖灵的家?”他们选择了,回家。选择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,有时,一个选择就是最后一个选择。也许是迫于无奈,也许是源自骄傲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们有足够的资格成为赛德克!他们从未退缩,勇敢地面对死亡时刻。

“死对我来说很容易,却把活着的重担留给了你”达多对马红说。雾社有太多英勇的灵魂,我无法一一赞颂,但我从内心为他们祈祷,相信他们在彩虹桥的一端,一族人都在酣畅地欢笑!

 

赛德克巴莱的女人们,我把纯净的泪水送给你们。我没有为男人的勇敢哭泣,却为女人的无私流涕。那份动容, 无法言语。

就像莫那说的,“感谢你们女人和孩子,是你们成就了我们男人英勇的灵魂。”虽然此剧只对女人作了几笔的描绘,却有力顶千钧的分量。

 

战士们,勇士们,都骄傲地前往了彩虹桥的一端————祖灵的家。他们脸上的图腾,是永不磨灭的勇敢的印记,他们是永恒的骄傲。

 

最最令我愤慨的是,这个世界的和平主义者和文明先进人,用你们所谓的文明去践踏真实的本真,多么可笑和讽刺。你们还敢自称文明?猎人在自己的猎场狩猎,永远守护自己的猎场,用他们的手和脚跳着欢庆的舞蹈去表达他们的自豪。而你们呢?在悄无声息中暗杀了多少多少生灵!唯一的不同是,你们不敢欢笑。永远带着可怜的面具、虚伪的外套吧。嘴里吃着肉,一边喊着,“关爱生命,从我做起······”

 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believe任木风 转载了此文字